寒雨连江

某人走进喧嚣的人群里,为的是掩饰自己内心的沉默呼号。

【异色独伊】无声弦

第一人称及双向视角。
是普通的合租梗和不普通(各方面)的两个人呢。x
文风慢热,因为第一视角的缘故进度可能会有些慢。第一章主要把一些关系讲明因此两个人看上去没什么交流。第二章就会比较多对手戏了w
所以我为什么在开学前夕开坑,碎碎念着。

chapter1.爱因斯.贝什米特

我醒了。事实上我除了睁开眼什么也没做,我暂时不想起床。我就这么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睁眼盯着天花板。好半天才想起今天是周末,这意味着我可以在床上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我像个(能呼吸且会眨眼的)死人一样躺了很久,接着被膨胀的膀胱打扰到不得不起床,这糟极了。也许我昨晚不该喝那么多啤酒。我穿好衬衫以及裤子(顺带一提,它们很凌乱地堆在床头,我实在不想在这方面浪费时间。过去我的兄弟尼古拉斯对此很不满,而现在,不会再有人因为没叠衣服这种小事再对我指手画脚了。)我走到窗台边拉开窗帘——太阳已升得很高,大约九点钟的光景。我仍有些懒洋洋,为了提神我说服自己在一大早就抽烟,然而这个计划很快被破坏。我失望地发现裤兜里的烟盒是空的。
走下楼后我看见卢西安诺已经起来了,他总是起得很早。不得不说他就是个怪人,各方面的。当然,我也是。所以我们他妈的成了一对儿室友,在这幢二层的复式楼里合租。他随身带着小刀。虽然他总跟我说那是柄颜料刀(噢,他会画画。)但我敢保证那刀上有时候粘的绝对不是颜料。
我的室友正一心一意的坐在他的画板前涂涂抹抹,连我走到他身后都没有发觉。我瞥了眼那块画布——然后迅速的别开了头。
一个搔首弄姿,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有着紫眼的裸.女。卢西安诺已经在给她一.丝.不.挂.的腿部上色了。他为何会对画这种东西感兴趣,我实在不明白。连那对丰满的乳.房都让我觉得索然无味。
他身上都是颜料,这让我无从下手。我只好踹踹他的椅子。“早饭?”
卢西安诺扭过头冲我甜甜地笑了,他脸颊上那块紫色的(出自一个裸.女双眼的)颜料让我很不舒服。“是意大利面哟。”
好了,这话的真正含义是‘没你的份’。因为卢西安诺明明知道我不爱吃他的意大利面。意大利面本身很好吃这没错儿。但卢西安诺做的…他调制酱料的水平简直愧为一个意.大.利.人。要不是他愿意,我真想把这道料理作为我们万圣节的保留曲目。它比有蛆的骷髅头,僵尸的绿皮肤什么的恐怖多了。当我第一次吃那玩意儿的时候我就发誓不会再吃第二次。为了不饿着肚子过完周末的早晨,我走进厨房给自己弄了份香肠和黑面包。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我拉开冰箱。好极了我的啤酒一罐都没有被卢西安诺一时兴起掺在他的传奇意大利面里。
即使我也很想待在家里,在新置的,舒服得要命的沙发上看看电视消磨时光,但同时我更想去买烟,还有土豆和牛肉——前些天一锅汤把它们全部用完了,或者一点 点昂贵的法国乳酪。当然,主要还是烟。
当我解决完早餐准备出门的时候,卢西安诺还是在画个不停。
弗朗索瓦是那家烟店的老板。我怀疑他平日自己抽的数量比卖出去的还多。也许他把刮胡和打领带的时间都用来抽烟了,总之,这个法.国.人是个不修边幅的家伙。
“还是老样子,伙计?”弗朗索瓦瞟了瞟我慢吞吞地说。
我的视线扫过一些雪茄。假设我买上它们中的一支,那么土豆和牛肉或者乳酪酱都会泡汤,也就是说晚上我只有啤酒喝了。那些手卷烟倒是便宜,只不过我卷烟的手法极其拙劣,要是我在家里干这个,卢西安诺估计会笑疯的。实际上他已经这么做过了。(闻声而来的邻居还以为我和一个精神病患者住在一起呢。)所以,按弗朗索瓦说的老样子,最终我买了我惯常抽的那种混合型成品。
我拎着一袋土豆和牛肉,抽着烟打开我的租房的门。
我感到走廊有一道视线注视着我。我已经过了会为此毛骨悚然的年纪,所以我继续往前走。
终于我看到了那道视线的来处。走廊拐角的墙上,那袒.胸.露.乳的女人眯着眼不无妩媚的冲我微笑。
我摸上那副油画牢牢嵌在墙上的钉子,周围还有些羊角锤刚刚敲过的新鲜痕迹。我思考着该用什么工具能将其拔出。
最后一无所获的我不得不承认,卢西安诺的这个小把戏很成功。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