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连江

某人走进喧嚣的人群里,为的是掩饰自己内心的沉默呼号。

周叶喰种[摇摆]①

由叔本华的一句话衍生了这个脑洞…
小心翼翼祝食用愉快√
分段废哭唧唧。

0.
生命是一团欲望,欲望不能满足便痛苦,满足便无聊,人生就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摇摆。

1.
你见过钟摆吗?
从时钟下方凭空曳出,不停歇地左右摇摆。
指针随之被带动,用缓慢而均匀的速度扫过钟面,昭示时间。
在时间静止之前,它的摇摆永远是无止息的。

无聊。
瞳孔倏然放大,但恐惧已经封锁喉咙。连尖叫都没有预期出现,有的仅仅只是洞穿心脏那一刹,如果不仔细聆听就根本不会觉察的血肉被撕裂开来的微小声响。
千机的顶端开始收缩,矛尖与矛身互相靠拢融合并成更为宽的剑身,矛的尾端扩张成剑柄,形状由模糊直到清晰,剑形态。
径直朝刚刚留下的心脏位置的创口刺进,在内里一阵捣鼓,几个起落,将还淋漓着鲜红的内脏挨个串上剑身。舌头抵着锋利剑尖,不紧不慢吞吃干净。柔糯口感仍在口腔中迂回,舔去嘴角残留随后咂咂嘴,试图放大带来的味道。
像这样的内脏他早已不知道吃过多少副。
很少有提箱者和同类能与自己抗衡,没有天敌,没有吃不到的猎物。
捕食的动机不是为了抱腹——饥饿这个词汇对他而言已经过于遥远。而是出于恶趣味或者别的什么。
把尸体稍微挪到一边,内里已被掏空,重量轻得过分。千机服帖地缩回背部。手伸向裤兜掏出皱巴巴的烟盒,因为内容物所剩无几而蹙起眉。捏着底部弹出一根叼住点燃深吸。烟草味和内脏的血腥味重叠在一起,美妙得好像眼前夕阳斑驳余晖。

痛苦。
打不赢所以得不到。
周泽楷只身来到放映室。他推开玻璃门,偶然看见了自己的倒影。小心翼翼而又满脸兴奋期待。轻车熟路点开一旁电脑中的某个文件,双击进入视频播放。
这是一段他的同事韩文清和叶修打斗的记录。画质很差,画面也抖动得厉害。能想象出拍摄者当时的紧张。如果不是叶修遇到强敌无暇顾及,拍摄者必死无疑。
不能用任何一种赫子的名称来描述叶修现在的赫子。甲赫?羽赫?尾赫?都不是,也都包含其中。伞、矛、枪、剑、炮…九种变化形态,千机九变。自嘉世内乱一役之后,叶修的原甲赫变异成现在的千机。
韩文清无疑是一个优秀的一级检察官,但在面对这种逆天得天怒人怨的赫子面前也节节败退。
周泽楷看向视频中的叶修,他恰好面向镜头。本来只应该有杀戮的瞳孔,却还溢着些血红的慵懒。嘴角的弧度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即使韩文清的昆克大漠孤烟直逼他面门。
视频接近尾声,周泽楷的拳越握越紧。
想得到。
不止千机,甚至叶修本身。
江波涛 站在放映室,他料想得没错,周泽楷果然在这。透过玻璃门能看见枪王脸上毫无保留的狂热。江波涛忍不住想叹气。
他扣响门走进去,对着周泽楷说,“组长,这一次的任务目标还是叶修。”
周泽楷点点头。惊讶和欣喜把他的心搅得沸腾,炸开一个个渴望的泡。
这次…能吗?

天台的视角可以居高临下。
穿白风衣,手提长箱的一队人朝大楼越靠越近。
叶修苦着张脸,把烟摁灭在生锈的栏杆上。烟灰和铁锈混成一团。
啧,今天也太不幸运了,连根烟都不让抽完。黄历什么的应该随身携带以测吉凶吗。
由梵文缩写和一颗子弹组成的徽章绣在胸前。
看来是轮回的。那倒有点棘手…叶修心里已经有了下一步动作的答案。
通往天台的楼梯被踏响,有人上来了。
当周泽楷拉开天台意外没有反锁的门时,还在估算一无所获的几率。
然后他看见了他。
黑色的巨大羽赫刚好尽数张开,营造出遮天蔽日的效果。叶修回头看他,咧嘴微笑。脚跟着蹬上栏杆,借着这股力腾空。他在离开的最后一刻向他摆手示意,比了个‘再见’的嘴型,夕日把微张的薄唇边缘镀上一些明光。
周泽楷下意识打开一枪穿云,拿起荒火碎霜开始迅速射击。叶修已经飞向远方。
巴雷特狙击!
子弹呼啸着轰然炸响。叶修到底是躲开了,但还是受到轻微一点四散的弹片擦伤。这不影响飞行,他还是消失在了一片高耸的建筑群中。
周泽楷愣在那里,最后颓然垂下双手。




评论(7)

热度(40)